•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這裡的證據係指證據能力,也就是證據資格。要取得「證據能力」須經過嚴格的證明程序,包括法定證據方法(被告、證人、文書、鑑定、勘驗)和法定調查程序,刑事訴訟法對此訂有詳細的規定。

    於具備證據能力後則有所謂證明力的問題,法律對此採自由心證原則,即關於如何評價證據之證據價值(證明力)的原則。至於有罪之判決,必須證明至何等程序,最高法院曾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但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必須達於一般人均可得確信其為真實的程度,而無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始得據為被告有罪之認定。

    所以通姦罪即使不是捉姦在床,但若從其他證據方法中,(例如目擊者看到通姦人進出賓館,鑑定犯罪人遺留物上之DNA或委託徵信社蒐證等。)能達得到上述之有罪判決之確定程度者,仍可成立通姦罪。


  • 條文規定是這樣述說的,證據達於一般人均可得確信其為真實的程度,可成立通姦罪,但問題是台灣很多非一般人法官,導致我們三立台南徵信社承接台南抓姦委託時,往往須以抓姦在床為唯一目標,原因出在避免委託人的通姦訴訟在遇見神法官時會失利,因此說台南徵信社抓姦在床的目的是讓法官無從耍那讓人畏懼的自由心證並不為過。


  • 所以抓姦在床的必要性就變得很重要,除了在刑事庭可以立於不敗之地,民事庭的賠償訴訟也比較有利,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抓姦,就是要抓姦在床。